廣州博濟醫藥生物技術股份有限公司
股票代碼為(300404)創建于2002年,2015年在深圳創業板上市,是一家為國內外醫藥企業提供藥品、保健品、醫療器械研發與生產全流程“一站式”外包服務(CRO)的型高新技術企業,同也提供藥品上市許可持有人(MAH)服務。
廣州博濟醫藥生物技術股份有限公司
股票代碼為(300404)創建于2002年,2015年在深圳創業板上市,是一家為國內外醫藥企業提供藥品、保健品、醫療器械研發與生產全流程“一站式”外包服務(CRO)的型高新技術企業,同也提供藥品上市許可持有人(MAH)服務。
廣州博濟醫藥生物技術股份有限公司
股票代碼為(300404)創建于2002年,2015年在深圳創業板上市,是一家為國內外醫藥企業提供藥品、保健品、醫療器械研發與生產全流程“一站式”外包服務(CRO)的型高新技術企業,同也提供藥品上市許可持有人(MAH)服務。
廣州博濟醫藥生物技術股份有限公司
股票代碼為(300404)創建于2002年,2015年在深圳創業板上市,是一家為國內外醫藥企業提供藥品、保健品、醫療器械研發與生產全流程“一站式”外包服務(CRO)的型高新技術企業,同也提供藥品上市許可持有人(MAH)服務。
廣州博濟醫藥生物技術股份有限公司
股票代碼為(300404)創建于2002年,2015年在深圳創業板上市,是一家為國內外醫藥企業提供藥品、保健品、醫療器械研發與生產全流程“一站式”外包服務(CRO)的型高新技術企業,同也提供藥品上市許可持有人(MAH)服務。
廣州博濟醫藥生物技術股份有限公司
股票代碼為(300404)創建于2002年,2015年在深圳創業板上市,是一家為國內外醫藥企業提供藥品、保健品、醫療器械研發與生產全流程“一站式”外包服務(CRO)的型高新技術企業,同也提供藥品上市許可持有人(MAH)服務。
廣州博濟醫藥生物技術股份有限公司
股票代碼為(300404)創建于2002年,2015年在深圳創業板上市,是一家為國內外醫藥企業提供藥品、保健品、醫療器械研發與生產全流程“一站式”外包服務(CRO)的型高新技術企業,同也提供藥品上市許可持有人(MAH)服務。
藥品研發“一站式”服務包括:新藥立項研究和活性篩選、藥學研究(含中試生產)、藥理毒理研究、臨床用藥與模擬劑的生產、臨床試驗、臨床數據管理和統計分析、上市后再評價、技術成果轉化等,同時提供藥品向美國、歐盟注冊申報服務。
藥品研發“一站式”服務包括:新藥立項研究和活性篩選、藥學研究(含中試生產)、藥理毒理研究、臨床用藥與模擬劑的生產、臨床試驗、臨床數據管理和統計分析、上市后再評價、技術成果轉化等,同時提供藥品向美國、歐盟注冊申報服務。
藥品研發“一站式”服務包括:新藥立項研究和活性篩選、藥學研究(含中試生產)、藥理毒理研究、臨床用藥與模擬劑的生產、臨床試驗、臨床數據管理和統計分析、上市后再評價、技術成果轉化等,同時提供藥品向美國、歐盟注冊申報服務。
藥品研發“一站式”服務包括:新藥立項研究和活性篩選、藥學研究(含中試生產)、藥理毒理研究、臨床用藥與模擬劑的生產、臨床試驗、臨床數據管理和統計分析、上市后再評價、技術成果轉化等,同時提供藥品向美國、歐盟注冊申報服務。
藥品研發“一站式”服務包括:新藥立項研究和活性篩選、藥學研究(含中試生產)、藥理毒理研究、臨床用藥與模擬劑的生產、臨床試驗、臨床數據管理和統計分析、上市后再評價、技術成果轉化等,同時提供藥品向美國、歐盟注冊申報服務。
藥品研發“一站式”服務包括:新藥立項研究和活性篩選、藥學研究(含中試生產)、藥理毒理研究、臨床用藥與模擬劑的生產、臨床試驗、臨床數據管理和統計分析、上市后再評價、技術成果轉化等,同時提供藥品向美國、歐盟注冊申報服務。
藥品研發“一站式”服務包括:新藥立項研究和活性篩選、藥學研究(含中試生產)、藥理毒理研究、臨床用藥與模擬劑的生產、臨床試驗、臨床數據管理和統計分析、上市后再評價、技術成果轉化等,同時提供藥品向美國、歐盟注冊申報服務。
藥品研發“一站式”服務包括:新藥立項研究和活性篩選、藥學研究(含中試生產)、藥理毒理研究、臨床用藥與模擬劑的生產、臨床試驗、臨床數據管理和統計分析、上市后再評價、技術成果轉化等,同時提供藥品向美國、歐盟注冊申報服務。
藥品研發“一站式”服務包括:新藥立項研究和活性篩選、藥學研究(含中試生產)、藥理毒理研究、臨床用藥與模擬劑的生產、臨床試驗、臨床數據管理和統計分析、上市后再評價、技術成果轉化等,同時提供藥品向美國、歐盟注冊申報服務。
藥品研發“一站式”服務包括:新藥立項研究和活性篩選、藥學研究(含中試生產)、藥理毒理研究、臨床用藥與模擬劑的生產、臨床試驗、臨床數據管理和統計分析、上市后再評價、技術成果轉化等,同時提供藥品向美國、歐盟注冊申報服務。
藥品研發“一站式”服務包括:新藥立項研究和活性篩選、藥學研究(含中試生產)、藥理毒理研究、臨床用藥與模擬劑的生產、臨床試驗、臨床數據管理和統計分析、上市后再評價、技術成果轉化等,同時提供藥品向美國、歐盟注冊申報服務。
藥品研發“一站式”服務包括:新藥立項研究和活性篩選、藥學研究(含中試生產)、藥理毒理研究、臨床用藥與模擬劑的生產、臨床試驗、臨床數據管理和統計分析、上市后再評價、技術成果轉化等,同時提供藥品向美國、歐盟注冊申報服務。
藥品研發“一站式”服務包括:新藥立項研究和活性篩選、藥學研究(含中試生產)、藥理毒理研究、臨床用藥與模擬劑的生產、臨床試驗、臨床數據管理和統計分析、上市后再評價、技術成果轉化等,同時提供藥品向美國、歐盟注冊申報服務。
藥品研發“一站式”服務包括:新藥立項研究和活性篩選、藥學研究(含中試生產)、藥理毒理研究、臨床用藥與模擬劑的生產、臨床試驗、臨床數據管理和統計分析、上市后再評價、技術成果轉化等,同時提供藥品向美國、歐盟注冊申報服務。
廣州博濟醫藥生物技術股份有限公司
公司總部設在廣州市天河區智慧城,擁有近3000平米的現代化辦公場所,匯聚了近700名經驗豐富,學識淵博,思維敏捷的中高級醫藥研究人才和注冊法規專家。
廣州博濟醫藥生物技術股份有限公司
博濟醫藥始終堅持“誠實、守信、專業、權威”的經營理念,截至2018年6月末,公司累計為客戶提供臨床研究服務500余項,基本涵蓋了藥物治療的各個專業領域;累計完成臨床前研究服務300多項。經過十五年的發展,博濟醫藥在技術實力、服務質量、服務范圍、營業收入、團隊建設等方面都已躋身我國CRO公司的領先位置,成為我國本土大型CRO公司的龍頭企業。
行業動態
脂肪肝領域新進展:MAFLD取代NAFLD命名有何意義?
作者:中國NASH新藥聯盟 時間:2020-02-19 來源:中國NASH新藥聯盟

近日,由悉尼大學Eslam教授、George教授以及弗吉尼亞聯邦大學Sanyal教授代表國際脂肪肝專家小組在《Gastroenterology》線上公開發表了一篇有關更改NAFLD命名的建議。專家小組經過兩輪Delphi投票,達成了以MAFLD取代NAFLD命名的共識,并在文章中討論了變更命名的依據、論證以及臨床實踐的進一步策略。上海交通大學范建高教授作為專家組中國成員參與了此次重要事件。


博濟醫藥項目立項和管理部副總監何寅武與博濟醫藥創新藥研發服務中心副研究員高文第一時間編譯匯總了本建議的主要內容,在此分享給廣大的脂肪肝臨床工作者和脂肪肝新藥研發人員,同時感謝范建高教授閱稿與修改。


專家組聲明


國際專家組建議以“代謝相關脂肪性肝?。∕etabolic associated fatty liver disease, MAFLD)”取代現有命名“非酒精性脂肪性肝?。╪on-alcoholic fatty liver disease, NAFLD)”,具體聲明如下:




代謝相關脂肪肝?。∕AFLD)的命名和定義

  • 建議命名由NAFLD改為MAFLD

  • MAFLD的診斷應以代謝功能障礙為基礎

  • MAFLD可以與其它肝臟疾病共存

  • 在MAFLD的命名及縮寫中不應提及酒精

  • 既有MAFLD又有酒精性肝病的患者是一個大量且重要的群體,需要進一步的研究和描述


MAFLD異質性

  • MAFLD具有異質性

  • 在進行非侵入性纖維化評分和設計臨床試驗時必須對患者進行合適的分型

  • 需要更多的研究來描述MAFLD疾病的全貌,并精準定義疾病的亞型


MAFLD的臨床研究設計

  • 詳細的患者分層并根據其發病機制來確定臨床試驗入排標準,可能會獲得更多有用信息和有意義的結果

  • 為克服疾病異質性的挑戰和獲得最佳的臨床療效,可能需要創新的臨床試驗設計和個性化的聯合治療方法


為什么現在亟需修改NAFLD命名?


1980年,Ludwig和他的同事將沒有大量酒精攝入出現的脂肪性肝病定義為非酒精性脂肪性肝?。╪on-alcoholic fatty liver disease, NAFLD),這類疾病的命名和診斷標準一直應用至今,未被重新討論。目前這種疾病的發病率已經逐漸上升,全球有近10億人受到影響,對社會醫療和經濟造成了重大影響。令人擔憂的是,越來越多的兒童和青少年被診斷出NAFLD,并可能伴有與NAFLD密切相關的肝臟和心血管并發癥及惡性腫瘤,這些都給個人、家庭以及醫療衛生系統帶來了巨大的負擔。預計英國、法國、德國和意大利四個歐洲國家由NAFLD直接導致的年醫療費用將超過350億歐元,美國將超過1000億美元。迄今為止,大部分NAFLD治療藥物的2b期和3期臨床試驗未達到或勉強達到要求的組織學終點。多種藥物在開發過程中藥效不理想,部分反映了現階段對疾病和靶點定義的不準確,也包括了對疾病異質性理解的缺乏。


盡管這種疾病的發展趨勢驚人,但隨著對疾病認識的不斷深入,對于疾病的命名和診斷標準并沒有被更新。不同NAFLD患者疾病的主要驅動因素和共存的修飾物存在異質性,這是藥物開發的重要障礙。脂肪性肝病的特征表現可能反映了驅動因素與多系統之間復雜的相互作用及影響,因此,只有基于個體的差異和遺傳背景,精確靶向這些疾病不同驅動因素才能達到理想的治療效果。然而,目前大部分臨床受試者招募都是基于肝臟組織學分級和分期,許多不同致病原因可以導致相同的組織表型,因此缺乏對于主要致病原因的剖析和考慮,這是現階段臨床研究的一個關鍵問題。同時,研究藥物的應答率大多在20%~40%之間,僅與安慰劑相差10%~20%,因此在處理這種異質化的肝病時采用“一刀切”或者統一的標準是不合適的。


從患者的角度來看,“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不僅包括了帶有貶義的“非”字,同時引入了“酒精性”的描述可能會將責任推到患者身上,暗示他們是造成這種情況的“元兇”,這也意味著治療必須完全掌握在患者手中。正如大家所知,代謝相關并發癥是最終導致死亡的一個主要原因,對政府和資源分配者如何應對是一個巨大挑戰。為了更好理解和推動該疾病研究和治療需求,歐洲肝病患者協會(the European Liver Patient’s Association, ELPA)在2018年與歐盟委員會組織的一次會議中已經強調了該疾病命名法的修訂需求。


作為應對挑戰的第一步,重新修訂該疾病的命名和定義至關重要。在前期研究成果中作者曾呼吁在脂肪性肝病命名不準確的問題上能夠達成共識,最近也有一些專家表示了關注。本文綜述了國際脂肪肝專家有關的研究成果,系統分析了風險預測信息和該病的流行病學資料,旨在為變更命名提供背景和依據。作者建議以投票的形式確定新的疾病命名方法。


代謝相關脂肪性肝病的異質性


代謝相關脂肪性肝病是一種復雜和具備不同病因的異質性表型,疾病的嚴重程度和自然病史呈多階段體現。代謝相關脂肪性肝病的臨床表現和病程的異質性可能受多種因素的影響,這其中包括年齡、性別、種族、飲酒、膳食攝入、腸道菌群、遺傳易感性和代謝狀態等。這些不同因素之間相互作用最終導致獨特的臨床表現和病程。代謝相關脂肪性肝病的異質性對于其無創診斷、新藥開發等方面產生很大不利影響,其中包括纖維化無創評估、相關動物模型的開發、臨床試驗的設計和治療方法的使用。


MAFLD命名依據


根據上述代謝性肝病異質性和其它影響因素,專家小組提出重新命名的四個方面依據:


(1)NAFLD被描述為一種“排除之外”的狀態,代表它只在排除其他原因導致的脂肪肝情況下才存在。然而,隨著對疾病認知的深入,這顯然是一種需要用“包含之內”而不是“排除之外”來定義的疾病。人們認識到NAFLD是可與病毒性肝炎、自身免疫性疾病、酒精攝入等疾病共存的,并且它們之間在疾病進展上有協同作用。脂肪性肝病的命名和診斷標準需要反映這一新認知。


(2)關于酒精攝入量的安全界限仍然存在爭議。部分觀點提出的滿足NAFLD的診斷必須為零或接近零飲酒顯然不切實際。酒精攝入調查也存在重大的方法學挑戰,包括記錄飲酒前和飲酒后的情況、微量飲酒、患者少報和回憶偏差、以及在定義NAFLD患者“社交飲酒”和“狂飲”等術語方面存在顯著的差異。因此,將代謝相關脂肪性肝病在名稱里與酒精字樣聯系起來是有問題的?,F階段迫切需要鑒別同時存在的代謝障礙和酒精相關肝病以便對其進行適當的治療,而這一類型患者目前被排除在所有NASH臨床試驗之外。


(3)目前臨床上將患者簡單分為有NASH和無NASH,這種分類方法可能有一定的誤導性,代謝功能障礙相關的脂肪性肝病一定程度上在特征和纖維化分級方面與其他慢性肝病相似,不應該簡單的一分為二,至少應從病理學角度來完善疾病的分類。


(4)脂肪性肝病的異質性表明這類疾病不能以“一刀切”的治療方法來考慮或管理。缺乏對異質性的考慮,不但會影響對脂肪肝不同表型自然病史的精確定義,影響臨床治療方案,還會削弱對疾病臨床研究的分析能力?;谶@些原因,更新一個合適的命名也是探索疾病異質性的重要一步。


根據上述情況,專家參與成員同意修訂和更新術語。在第一輪調查中,絕大部分受訪者認為,“代謝”、“脂肪”和“肝臟”等描述詞應以某種形式出現在名字中。最后投票支持采用代謝相關脂肪肝/脂肪性肝?。∕etabolic Associated Fatty Liver ± Disease, MAFL/MAFLD),支持率72.4%。第二偏好為代謝性脂肪肝/脂肪性肝?。∕etabolic Fatty Liver ± Disease, MEFL/MEFLD),支持率17.2%。因此,專家小組建議將“NAFLD”一詞從詞典中去除,以代謝相關脂肪性肝病“MAFLD”替代。術語MAFLD將概括這一疾病的多種亞型,并反映疾病的主要發病機制。值得注意的是,部分MAFLD患者同時患有其他肝?。ㄈ缇凭曰虿《拘愿窝祝?,其自然病史可能與單純的代謝性脂肪肝患者有很大的不同。


結論


對NAFLD/NASH的命名、診斷標準以及缺乏對疾病異質性和治療反應的充分思考,是當前研發有效治療方法的重要障礙。專家小組提出將NAFLD/NASH更名為MAFLD,更準確反映了目前對代謝功能障礙相關脂肪性肝病的認識。鑒于現有認知仍存在缺陷,作者提出了克服這些挑戰的新策略和方法。未來的研究將使我們能夠更進一步闡明MAFLD疾病的異質性,從而設計出更合理的臨床方案和病人管理方案。作者也期望跟蹤最新命名對于臨床實踐和公共衛生政策的影響。



附:原文圖表

圖1. 代謝相關脂肪性肝病的異質性


脂肪肝的臨床表現和病程的異質性受到多種因素的影響,包括年齡、性別、種族、酒精攝入量、飲食習慣、激素狀況、遺傳易感性和表觀遺傳因素、微生物群和代謝狀況。隨著時間的推移,在任何個體以及在隨后形成疾病表型和病程的個體中,各種因素的貢獻可能存在差異性影響。


圖2. 代謝相關脂肪性肝病主要驅動因素的個體差異



代謝相關脂肪性肝病是一種復雜的表型,是由遺傳易感性、環境因素和代謝綜合征因素之間動態的相互作用形成。遺傳變異的效應大小和主導的驅動因素會表現出顯著的個體間變異。例如,患者1的疾病主要由環境因素驅動,遺傳傾向的貢獻較??;在患者2中代謝綜合征是主要的驅動因素,而患者3的疾病是由遺傳因素驅動的,其他因素的貢獻有限。識別個體患者的主要驅動因素有助于精準診療。


圖3. 代謝相關脂肪性肝病的創新臨床試驗



代謝相關脂肪性肝病患者的異質性以及目前臨床試驗設計中對研究目標的有限認知,意味著需要有創新型試驗設計。為了克服臨床研究的這些挑戰,有人提出了傘型、籃子型和適應型等臨床試驗設計方案??紤]到種族和地理區域的異質性,重要的臨床試驗還應考慮區域性分層或在不同地理區域進行單獨試驗。




圖4. 代謝相關脂肪性肝病命名更新的意義



缺乏有效治療方法的情況下,代謝相關脂肪性肝病的負擔日益加重,需要一步步應對這些挑戰。第一步是更新命名。作者期望這一命名的更新是進一步準確描述疾病異質性的關鍵。反過來,詳細的表型分類也可以更好指導臨床前模型的開發,并識別可能的新療法對特定的亞型患者效果,進一步推動臨床試驗設計方案的改進和優化。


文獻出處:

MAFLD: A consensus-driven proposed nomenclature for metabolic associated fatty liver disease. Eslam M, Sanyal AJ, George J,>l. Gastroenterology, 2020 Feb, doi: https://doi.org/10.1053/j.gastro.2019.11.312


博濟醫藥結合自身在肝臟疾病研發領域擁有的豐富項目經驗和專家資源,將NASH和乙肝新藥臨床研究列為公司重大項目和重點發展業務。博濟醫藥已成立特色的肝病臨床研究團隊,由肝病專業特長的專家和骨干組成,旨在打造一支肝病領域的標桿團隊,高質高效服務客戶。

  • 電話:4000020628
  • 地址:廣州市天河區華觀路1933 號萬科云廣場A棟7樓
Copyright ? 廣州博濟醫藥生物技術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粵ICP備13039920號 (粵)—非經營性—2015—0079 Powered by vancheer
Copyright ? 廣州博濟醫藥生物技術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粵ICP備13039920號 (粵)—非經營性—2015—0079 Powered by vancheer
大赢家配资